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扶水流殇

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阑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阑意。 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感悟天 地 人  

2008-07-18 22:36:57|  分类: 水月镜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天

海子说:如果天空是空的,为何鸟还在飞?

    泰戈尔说:天空没有鸟的痕迹,但我已经飞过。

    水过河说:诗人选择在天空飞翔,是因为这样可以为大地撒下诗行。

 

    天空,人间与天堂的纽带。天空,流逝与遗失的垦地。

    诗句在天空纷扬,就有了高度。诗句滴落大地,就有了深度。

    一本读不完的诗集,用一生去感恩大地母亲。

 

    天空是空的,空得让人忧伤,让人愁。

    天空是满的,满得让人感动,让人怜。

    我空空的行囊丢失在异乡,惟有一双雨翼乘风而起,问津天外天,云外云。

 

海子住过的村庄,住满了诗句。还有清贫的骨头,清贫的眼泪。
    麦子翻阅大地的忧伤。我看见诗人连夜在照顾麦地。
    晶莹的雨露,是他真诚的眼泪。因为流泪,让麦子和诗句一样饱满而成熟。
    
    海子走的时候,村庄下雪了,分明是有人在哭泣。
    雪白的心事,刚刚过完冬,就融化成水奔入田野,温润母亲苍老的眼眶。
    残留的痕迹里,我找到了一种温暖,与诗歌有关,和爱有关。
    
    卧下来并不代表逝去,或许站着已经很累,灵魂需要休憩。
    可是他的诗歌依然站着,默默地站着。站成了一道凄美独特的风景,让父老乡亲们泪流纵横。
    站在旧麦地,风吹过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还有一颗麦穗还没捡起,也无法捡起。

 

一个字,就是一生。不多不少,不长不短,不黑不白。
    写好一撇的时候,晨曦初现。写好一捺的时候,残血黄昏。
    你说它多么简单,又多么的复杂。你说它多么的容易,又多么的艰辛。
    
    一撇或许是我的父亲,一捺或许是我的母亲。
    没有他们的组合,我就不知道人字的写法。
    他们支撑起我的七尺身躯,教我活得有头有尾,活出人字法则。
    
    现实,往往让人字迷失,甚至丢失。
    我看见了狗,也看见了狼。我看见了小偷,也看见了大盗。
    活得人不人狗不狗的时候,我终于明白:这个世界一切事物,都是牺牲品,包括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